花生熟了

2021-09-30

时值秋日,我偕朋友踏足乡野,忽然,朋友出了一道谜语:“麻屋子,红帐子,里边住着个白胖子”,要求我猜一种植物的果实。话音一落,我就揭开谜底:花生!

诗词曲赋,是我国传统文化中的奇葩。诗除表达报国情、忠贞气、爱情美、山河秀外,还蕴含着丰富而深刻的人才观。悉心研读这些诗句,对于我们正确识人、用人、育人能有所启迪。

在一个春水涨、草木新的日子里,面对稀客来访,杜甫兴致极高,不禁脱口而出:“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余杯。”我将邻家老翁也请来,与您举杯对饮吧,我平时与他常酌,隔着篱笆唤他便应。这首《客至》未曾交代最后他的邻居来了没有,但从中可折射出杜甫与邻居间的融洽之情。

圯上受书

2021-09-28

微山湖中有一座风光秀丽的微山岛,景色秀丽,岛上有一座留侯祠。留侯即汉朝开国功臣张良,他本是韩国贵族后代,秦灭六国后,他曾隐居于沛县下邳,苦读兵书,广交朋友,与不少豪杰关系密切。

在古城淮安有一座拥有六百多年历史的淮安府署,是京杭大运河沿线城市中唯一存留至今的古代府署建筑。当地政府修复了这一历史文化遗存,并将其打造成廉政教育基地。

寡言真君子

2021-09-24

曾经执掌北京清华17年的梅贻琦被誉为清华大学“永远的校长”,他毕生躬耕教育,凡事率先垂范,由于平时性格稳重、沉默寡言,人称“寡言君子”。

读书有对读之法,如将朱自清和俞平伯各写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对读,可读出两人面对同样的风景有哪些共同的观察,又有哪些相异的情愫。看展也应有对看之法,尤其时下各博物馆纷纷推出高质量的临时展览,为这种对看提供了条件。

诗中所言“张俭”是东汉名士,《后汉书》记载张俭是山阳郡高平县(今山东省邹城市)人,父亲张成曾任江夏太守,延熹八年(165年),山阳太守翟超奏请张俭担任东部督邮。

王勃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州》这样写道: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一首经典的诗是耐得住咀嚼品味的,不同年龄、阅历的人从中读出不同的味道,同一个人也能在不同年龄领会到不同的含义。王勃这首诗如果有“诗眼”的话,我觉得应该是“知己”二字。

苏东坡的手札和契诃夫的医嘱

待遇面前不伸手

著名新闻工作者、报刊评论家邹韬奋先生,自20世纪20年代末开始,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为民主政治的实现和进步文化事业的发展,先后创办了11种进步刊物。

明嘉靖八年(1529年),左都御史加太子少保胡世宁辞官还乡。因多年来政绩斐然,且为官清廉,皇帝在临行前给了他很多赏赐。胡世宁竭力推辞,提出不如以银折米,免去家乡百姓到百里之外买米交纳漕粮的重负。皇帝感念他的爱民之心,当即应允,并责成地方官府办理。当地百姓十分感激,将其清廉为官、造福桑梓的故事代代相传。

如闪电耀亮

2021-08-25

“月色在征尘中暗淡,马蹄下迸裂着火星。越河溪水,被踏碎的月影闪着银光,电火送着马蹄,消失在希微的灯光中。”这是关向应的《征途》,阅读这首诗,仿佛在欣赏一幅版画,让人体会到了光影之美。

这是一封焦裕禄同志写给时任尉氏县长张申的亲笔信,信件纸张早已泛黄,上面的笔迹却依然清晰可见。当时,焦裕禄被上级派到尉氏县工作,这封信就写于焦裕禄在大营区(现门楼任乡、大马乡、大营镇)工作期间。

韩愈是唐代杰出的文学家、政治家,是唐代古文运动的倡导者,被后人尊为“唐宋八大家”之首,有“文章巨公”“百代文宗”之称,与柳宗元并称“韩柳”,与柳宗元、欧阳修和苏轼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代表著作有《韩昌黎集》等。可是,当年韩愈曾是一个“复读生”,其科举之路历经曲折磨难,连考四次才中进士。

在中国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中,陈毅具有传奇色彩,颇受人们敬重。他战功卓著,才华横溢,被誉为“元帅诗人”;他是上海解放后首任市长,新中国杰出的外交家;他光明磊落,直言敢谏,彰显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崇高品格。家书映照历史,家书窥见心灵。且让我们透过其部分家书和诗作,感悟陈毅的坚强党性和壮阔情怀。

口苦能为偈

2021-08-19

在我国民间,有夏天多“吃苦”之说。苦味入心,烈日炎炎,多食苦味食物,可清热解毒,降暑祛火,避免因天气炎热而烦躁不安。

战国时代,百家争鸣,韩非子是法家代表,他在书中讲过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叫秦伯嫁女,也叫秦女嫁晋。

林泉耆硕

2021-08-15

京杭大运河,流淌千年,曾是关乎中国古代王朝兴衰的经济命脉。江苏淮安曾是明清两代掌管朝廷“钱袋子”的漕运总督府驻地,历经沧桑的总督府署遗址仍旧伫立在城区(现淮安市淮安区)中心,仿佛在诉说逾百任漕运总督的庸与贤、贪与廉。其中一位漕运总督,先后历康熙、雍正、乾隆三朝,为官清正,治漕有方,乾隆称赞其为“林泉耆硕”,他就是魏廷珍。

先秦诸子对色彩的解读,体现出他们的哲思和对宇宙人生的把握。孔子曰“非礼勿视”,不符合礼制的不要看,主张以礼来规范色彩的使用,推崇的是“青、赤、黄、白、黑”五种正色;墨子用“墨”作为姓氏和命名墨家学派,用黑色彰显哲学理念。老子言“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以黑、白两色表现自己的处事原则和阴阳观念。

先贤有云:“至乐莫如读书。”读书之至乐,实非嗜书之人不能体味。

世间行业千万种,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职业道德规范,不管是哪种职业道德,“言必信,行必果”是最基础、影响最大的道德品格之一。不论什么时代、什么时候、什么身份,言出必行的人总是受人敬重的。

或许是“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座右铭记忆犹新,又或许是漠北残元铁骑的嘶鸣声依旧刺耳,大明王朝从鼎定江南之初,便着手在这里修建一座固若金汤的帝都——南京城。

在津浦铁路济南大厂旧址西门处,有一处红砖红瓦的低矮建筑。津浦铁路大槐树机厂公所,这个被称为“红房子”的地方,曾是济南工人活动的中心。“红房子”不仅是房子的颜色,更是革命的火种,薛文英就是第一批点火助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