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鉴

“把食堂管理做到让学校放心、让家长放心、让师生满意!”这是重庆市丰都县丰都中学总务处副主任田某十年前主动请缨负责该校食堂管理工作时立下的承诺,然而几年过去了,带来的却是学生的不满、家长的愤怒。

原本是一段励志人生的开篇,随着法槌的落下,罗周法的人生却跌落了。

“我辜负了组织的培养和领导的信任,自认为资历老、业务熟、手法隐蔽,妄图捞钱保障退休生活过得宽裕点,把纪律和法律丢在一边……”这是中国邮政重庆市忠县分公司(以下简称“忠县分公司”)综合办公室原工作人员任茂元在忏悔书中写的话。一念之差、擅权妄为,从单位领导、职工最信任的人,一步步沦为阶下囚,任茂元追悔不已。

“大家放心,房子修好后都能收到租金,咱们共同壮大集体经济,把日子越过越好!”社区书记带领大家致富,老百姓满心欢喜,却不料这是一个精心谋划的牟利手段。

“如果能跨越时间和空间,我真想用一根大棍子狠狠抽向自己那收受好处费的双手,那样也许我不会一步一步走向犯罪深渊……”在重庆市江津区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技术大队教导员唐清文的忏悔书里,字里行间写满了愧疚和悔恨。

“每次给的好处费也就是10元、20元,没想到这么一点小钱害了自己。”不久前,浙江省安吉县某二手车车商蒋鑫瑶因涉嫌行贿站上了法院被告席。

1991年, 21岁的谭炯从部队退伍,到了区级机关工作。此后30年里,他先后在多个镇街、部门任职,并逐步走上领导岗位。起初他工作勤恳,对下属关怀有加,是大家眼中值得尊敬的“老大哥”。然而,这位“老大哥”却在和企业老板的交往中逐渐迷失了自我。

不久前,开发区纪工委在例行查阅某村集体账目时,账目内的劳务费报销明细和附在其后的一叠《村级派工单》引起工作人员的注意。工作人员惊异地发现,《派工单》显示该村多名务工群众同一天内在相距较远的多个不同地点从事多项杂工。

近期,江苏省苏州市相城区交通运输局召开交通运输系统党风廉政教育会议,会议上通报了汪鹰案等典型案例,用身边事教育身边人。近年来,苏州市相城区纪委监委查办了一系列交通执法领域违纪违法案件,汪鹰案是其中的典型案例。

“我写过多种文体的文章,却从没想到今天会写忏悔书,住过各式各样的房子,却从没想到今天会住在这里,憧憬过退休后的美好生活,却从没想到人生之车还没有到站便已倾覆……”进到留置室,如梦初醒的刘福先悔恨不已。

“这22万元是我儿子的‘命钱’,都在社保卡里呢,我一分没动……”

“从挪用资金的那一刻起,我便一直提心吊胆,寝食难安,惶惶不可终日”,人民银行昆明中心支行金融研究处原出纳李佳在看守所中忏悔道。这位曾经过着“上流社会”生活的“富婆”、炒股小圈子里的“名人”,价值观堕落腐化,沉迷物质享受,严重违反廉洁纪律和工作纪律,并将罪恶之手伸向公款,最终受到纪法严惩。

“我总认为神不知鬼不觉没有人会发现,都在自毁前程了还整天昏天黑地夜夜笙歌、醉生梦死,却不知自己竟已经走向了犯罪的深渊。”日前,面对调查组,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某大队的95后年轻辅警杨某懊悔地垂下了头。

“一把手”对一个单位、一个地区的工作起着统领全局的关键性作用。然而现实中,一些“一把手”内心膨胀,错把“责任田”当成“自留地”,本该履职尽责,却自视“大家长”,任意用权、肆意妄为。

“乡政府账户里的52万多元,不知道怎么被转到了一个公司的账户……”云南怒江福贡县公安局接到架科底乡政府工作人员报案后,迅速展开调查。

“自从出任路桥公司‘一把手’以后,我逐渐自我膨胀、放松要求,进而发展到目无法纪,不仅违背了初心使命,还为了满足个人不断膨胀的私心和贪欲,犯下了一系列严重的错误。想想自己做了一辈子的‘路桥人’,修了无数的路,却将自己的‘人生路’修向了深渊,亲手将自己送进了牢房,那种绝望,锥心刺骨,我万分懊悔。”随着法庭的宣判,鲁仕泽悔恨的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

为人仗义、出手阔绰、生活潇洒……一身江湖习气的云南省普洱市西盟县文化馆原馆长钟某被所谓的朋友们称为“大哥”。然而,看似风光无限的背后,却是他贪污挪用专项经费供个人高额消费的违法事实,最终是“面子”“里子”全没了。

2020年10月,云南省文山市纪委监委在深挖彻查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时,文山市公安局办理的一起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引起了办案人员的注意,从中发现了文山市统计局原副局长苏灏违规借货、“委托”黑社会性质组织人员讨债的问题线索。

“但愿我的案件能够给更多的人以警示作用,以我为鉴,千万要记住,一时的糊涂将会用一生的时间来忏悔。”王艳如是深刻反省自己的过错,但世上没有后悔药,人生没有回头路,此时的她已踏入违法犯罪的深渊,悔之晚矣。

“我深陷悔恨的泥沼中不能自拔,但我已看清了过去,想洗心革面,重拾未来。”留置后,云南省普洱市景东县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庆华如是忏悔。

“非法侵占学生的生活补助,挥霍了学生的吃饭钱。现在想想,我很自责也很后悔。”随着法官手中的法槌落下,云南省永德县一起套取截留贪污贫困学生生活补助的案件尘埃落定。永德县大山中学原校长李茂强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云南省文山州公安局副局长马贵迎在文山州公安系统从警40年,说话办事分量十足。但他知法犯法、执法违法,各种“花式”捞钱,越了红线破了底线,最终“马”失前蹄。

“正向的欲望可以激发年轻人上进,而我的欲望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变成了贪欲,最终葬送了自己的青春……”在云南省普洱市纪委监委留置室里,年仅30岁的白某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何仲玲,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高级经济师),曾任云南省会泽县金钟街道农业综合服务中心(经管站)出纳。2019年8月,何仲玲因涉嫌严重违法,被会泽县监委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1月,何仲玲被开除公职。2020年6月,何仲玲因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被会泽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责令退赔违法所得人民币399.51万元。

2020年7月,云南省文山州纪委监委对州政务服务管理局原局长苏荣进行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经查,苏荣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管理服务对象赠送的高档香烟;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违反廉洁纪律,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利用职务之便和职权形成的便利条件,在项目招投标、贷款审批、项目款拨付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构成受贿犯罪。